1. <th id="xz0qn"><sup id="xz0qn"></sup></th>
    <object id="xz0qn"><nobr id="xz0qn"></nobr></object>
    <object id="xz0qn"><sup id="xz0qn"></sup></object>

  2. <object id="xz0qn"></object>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教學與科研 >> 正文
        “113”應用型人才培養體系改革成效顯著
        編輯:宣傳部     作者:教務處   發布時間:2019-04-19


        近年來,學校積極響應國家提出的人才培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號召,針對應用型人才培養存在的問題,結合遼寧經濟社會發展對人才的需求,大力推進“113”應用型人才培養體系改革,促進實現人才培養與社會、行業需求的無縫對接,全面提高人才培養供給質量,為全面服務遼寧振興發展提供人才支撐。

        經過幾年的建設,學校的“113”應用型人才培養體系改革已經取得了顯著成效。在2018年高等教育國家級教學成果獎評選中, “113”應用型人才培養體系改革與實踐獲國家級教學成果二等獎。

         

        2015年,為破解人才培養供給側和需求側相脫離的問題,學校決定改革現有的人才培養體系,構建以先進的目標導向(OBE)教育理念為指導的“113”人才培養新體系。

        113”人才培養新體系,是指1個理念、1種模式和“3化”育人機制。

        需求導向(OBE)教育理念。“113”的第一個“1”是1個理念,是需求導向的教育理念(Outcome-Based Education,成果導向教育,通常稱需求導向教育,簡稱OBE)。它被工程教育界廣泛認同,并被華盛頓協議完全采納。我國目前全面開展的工程教育專業認證,突出強調這一理念。這一理念非常適應于應用型人才培養。

        OBE理念由3個下位理念組成,即反向設計、以學生為中心和持續改進。

        反向設計是進行OBE教學設計必須遵循的一個核心理念,其要義是:先確定培養需求,由培養需求決定培養目標,由培養目標決定畢業要求,由畢業要求決定課程體系。這就徹底顛覆了我們仍在遵循的傳統教學設計理念(稱正向設計),即: 先確定課程體系,由課程體系決定畢業要求,由畢業要求決定培養目標,由培養目標適應培養需求。反向設計正向實施,需求既是起點又是終點。也就是說我們培養的人起于供給側終于供給側,這就抓住了人才培養供給側改革的核心。

        OBE”理念的第二個關鍵是以學生為中心,教學內容取決于學什么而不是教什么,教學方法取決于怎么學而不是怎么教,教學評價取決于學的怎么樣而不是教的怎么樣。前后只是一字之差,但卻徹底顛覆了我們目前的傳統的做法。

        OBE”的第三個關鍵是持續改進,要為每個學生達到其學習目標建立合適的持續改進機制,強調只有不合適的教育,沒有教不好的學生,這就是“OBE”理念,這一理念從培養目標與課程體系設計上保證供給側和需求側相符合。

        CDIO”教育模式。“113”的第二個“1”是“一種模式”,引進先進的工程教育模式,即“CDIO”模式。從2000年起,麻省理工學院瑞典皇家工學院等四所大學組成的跨國研究獲得Knut and Alice Wallenberg基金會近2000美元巨額資助,經過四年的探索研究,創立了 CDIO 工程教育模式,并成立了以 CDIO命名的國際合作組織。它是由“MIT”等國際著名大學聯合開發的一種先進的人才培養模式,為學生提供一種強調工程基礎的、建立在真實產品和系統的構思-設計-實現-運行(CDIO)過程的背景環境基礎上的工程教育。這種培養模式是針對一個產品和系統的生命周期設計的,但它可以推廣到其它所有行業。實際上,是構建了一種按照職場環境培養人的科學的人才培養模式。如果說“OBE”告訴了做什么的話,“CDIO”告訴了怎么做,它規定了一整套課程開發、課程教學和課程評價測量,來保證在教學設計、實施和評價中正確體現“OBE”理念。從教育模式上保證了供給側和需求側相符合。

        “三化”育人機制。“113”人才培養體系的“3”是指“三化”育人機制,即協同化育人、家庭化培養和個性化指導。如果說“OBE”告訴我們做什么,“CDIO”強調的是怎么做,那么“三化機制”強調的是誰來做。“誰來做”包括學校、專業和老師三個層面。

        學校要推進校企協同化育人,這就是第一個“化”。由校企按照需求側要求共同制定人才培養標準,完善人才培養方案,構建課程體系,共同開發教材和更新教學內容,共建大型公共實習實訓基地和生產性實訓基地,共同實施培養過程和評價培養質量,廣泛開展訂單培養,協同實施校企雙元主體育人,解決學校只管培養不管使用的問題。我校牽頭成立的多個校企聯盟在協同化育人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三化”機制的第二個“化”是家庭化培養。專業負責人是大家長,每個老師作為第二父母承包幾個學生,從他們入學來源,到怎樣上課,怎樣和企業聯系,到就業全程負責,像愛護我們自己的孩子一樣,讓我們的學生感到家的溫暖。專業,不僅僅是管老師怎樣教書,而且要管學生從何處來:專業要到重點中學去找學苗,把好學苗選進來;要管學生何處去:專業要到工廠去,為我們的學生找工作;專業要管學生:學生學什么、怎么學、學的怎么樣;專業還管老師:老師教什么、怎么教、教得怎么樣;專業要管企業:企業怎么來、怎么去,即怎么把企業請進來,我們的學生怎么深入到企業去。家長老師不僅要指導他們的學習,還要負責他們的一切,包括品德教育、日常行為、畢業分配等,解決專業只管老師不管學生的問題。

        “三化”機制的第三個“化”是個性化指導,每位家長根據孩子的興趣愛好為他們選導師,把他們引進相關的科技創新小組,根據自己的興趣選擇項目,提高他們的創新創業能力;根據孩子的具體問題聯系相關的輔導教師做針對性輔導,保證每個孩子成長成才。校內家長和老師互相交叉育人,解決老師只管教書不管育人的問題。

        “三化”機制解決了高校應用型人才培養幾個突出問題,即學校只管培養不管使用、專業只管老師不管學生、老師只管教書不管育人。從育人機制上保證供給側和需求側相符合。

        113”人才培養新體系的實施也有效解決了現代工程師培養中培養學生“會不會做”——專業知識與技能培養(傳統工程師)、“該不該做”——工程倫理和道德品質培養、“可不可做”——社會環境文化法律等意識培養、“值不值做”——經濟效益社會效益意識培養的問題。通過建設“113”人才培養新體系形成以導師為榜樣、以家庭為單位、以企業為背景、以項目為載體的工程人才培養環境,從根本上破解人才培養供給側和需求側相脫離的難題。

        幾年來,學校在11個不同專業進行了試點,取得顯著成果。11個專業完成了基于OBE理念的人才培養方案,設計了一級、二級、三級項目,按照職場環境要求建立了從產品和系統的構思、設計、實現到運行 (CDIO) 的整個生命周期的工程教育模式。建立了環境“車間化”、裝置“真實化”、項目“典型化”、要求“規程化”、任務“生產化”、事故“仿真化”的工程實踐平臺。推廣“三化”育人機制。組建了近300個家庭單元,對學生實施家庭化的全過程培養。現在已經向29個專業推廣。目前,正在逐步實施思想政治工作進家庭,探索思想政治工作的家庭化培養機制。

        “三化”育人機制培養了學生的綜合能力。應用化學專業的肖林久教授利用我校校企聯盟的優勢,積極開展協同化育人、家庭化培養、個性化指導。親自走訪、調研八家聯盟企業,與企業研究進行協同化育人的教學模式。同時,作為大家長,肖林久教授在定期每周召開的家庭會議,與學生進行家庭化的育人理念,與每個學生談心,交流,把每位學生的申報創新創業的想法進行歸納總結,綜合考量學生的要求,按照每個學生的個性化的創新創業的興趣,分配到8家企業及研究單位進行銜接,每個企業接納34人學生,并安排8位實習指導老師為家庭化培養的助手,進行個性化指導。

        通過協同化育人機制,改革考核方式,改變了學生對答案的理解,增強了工程合理性的判斷能力。同學收獲巨大,康佳同學詳細的介紹了在沈陽克林環境檢測有限公司中進行的各項檢測實驗,列舉了在具體實驗中將無根水用娃哈哈替代的例子,強調了在實際工作中靈活應對各項工作的重要性。

        “三化”育人機制的聯合作用效果,學生真實地感受企業文化,增進了對職業的深刻認識,強化了業道德和規范、職業能力、團隊合作精神、與業界同行交流的能力以及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培養,對增強學生社會適應能力、提高其就業競爭力、有效地應對機遇與挑戰、達成職業生涯發展目標具有重要意義。

        “三化”育人機制促進了學生良好學風的養成。通過“113”人才培養體系的改革,尤其是實施家庭化育人后,教師的教學理念發生的很大的變化,深知高校教師不僅要教好書,更要育好人。

        2011級一位同學經常上課遲到,不能集中精力聽課,交作業也要督促幾次,且不與其他同學交流。校內家長發現后沒有責怪、批評他,而是多次找他談心、交流,了解到他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缺失父愛,母親迫于生活的壓力,性格比較暴躁,他在家中得不到更多的關愛,致使他性格孤僻,不愿意與同學交流。此后,“家長”在課上、課下就會特別留意他,利用課間多和他接觸、聊天,發現他做作業、考試從不抄襲,都是自己完成,家長就及時給予鼓勵,增加他的自信心,并讓“家庭”中的其他同學主動和他交流、做朋友,讓他能夠慢慢地融入環境,最終帶著勇氣和信心順利畢業。畢業離校的那天,他找到老師,對她微笑地說:“老師我很感謝你、信任你,你不是親生母親,勝似母親,您對我的關心讓我對未來有了信心,畢業以后如遇到問題,我是否還可以來找你?”。

        2014級一位同學大一上學期因貪玩思想嚴重,導致掛科3門,幾乎面臨退學。針對他的情況,家長和專業教師和輔導員老師一起制定了該同學的個人指導方案。通過任課老師與輔導員老師的課內外聯動指導,該學生在大一下學期順利通過全部考試,此后再無掛科。且該生思想品德和社會責任感也獲得了提升,曾制服持兇器搶劫的歹徒,被學校樹立為見義勇為青春榜樣。該同學由于在實習過程中表現優秀,已經被企業提前預訂聘為正式員工。

        “三化”育人機制促進學生創新創業能力培養。2014級學生蔡長庸很聰明,但學習成績一般,通過了解得知,他喜歡動手自己做一些小作品,校內家長就把他引進到自己的科技創新小組,讓他根據自己的興趣選擇項目,在項目的研制中,他漸漸地發現了自己的興趣點,遇到問題時也能主動想辦法到圖書館和通過網絡等途徑查閱資料解決問題。現在不僅學習成績提高了,而且在各類創新創業大賽中取得了良好的成績,發表了2篇論文,獲得了一項專利,已成為我校學生創新創業中心副主席。大學生創新創業項目覆蓋率由原來的不足30%到現在的100%覆蓋,不僅提高了學生創新創業能力,也提高了學生的社會責任感,強化了學生在工程中綜合考慮社會、健康、安全、法律、文化、環境等因素的工程意識,增強了社會適應能力。

        資源循環1401班一位女生,是個好強的廣東女孩,一直以來成績優異。2015年因家庭原因出現情緒低落、記憶減退、失眠、宿舍關系不和諧等問題,患抑郁癥。“家長”劉老師大量放棄休息時間,帶她到學校的心理咨詢中心,找專業的老師進行咨詢,并大量搜集關于抑郁癥治療的信息,得知中度以上需要配合藥物治療,立即帶孩子去了醫院資料,每隔兩天她都會找孩子談心一次,到年底病情好轉。作為家長的劉老師根據她的興趣,積極聯系有關指導老師參加創新創業活動,她參加2016年“大學生創新創業訓練計劃”,獲評省級獎勵;同年6月,參加2016年“創青春”遼寧省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獲得遼寧省銅獎;9月,她在第二屆遼寧省“互聯網+”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中獲得遼寧省銅獎;20176月參加第十三屆“挑戰杯”遼寧省大學生課外學術科技作品競賽并獲得遼寧省一等獎。

        戰洪仁老師以大學生創新創業活動為抓手進行的個性化育人活動,根據家庭成員(學生)的興趣、愛好,組織成不同的項目小組,通過項目的設計、實施、自作等過程,培養學生自主學習能力,提高了他們的創新能力,促進了學生對專業的了解,凝聚了同學之間、師生之間的關系。使學生不僅學到了專業知識,還學會做人和做事、學會關愛和感恩、學會更加自信地面對未來人生的各種挑戰,做到人文素養和科學精神并重并進。把教書和育人通過家庭化培養,在大學的學習生活全過程、全方位的融入到學生的成長過程。

        “三化”育人機制促進學生考研和就業工作。每年在學生考研的準備過程中,校內“家長”都會放棄大量休息時間,耐心細致的輔導,而且還會將自己的住房無條件的提供給學生,為他們提供適合學習的舒適環境。

        對于仍沒有找到合適的工無心做畢業設計的孩子,家長看在眼里,急在心頭,都會動用自己的關系網,托朋友找同學,聯系了用人單位。能動學院戰洪仁老師為了解決她所帶的孩子就業問題,冒著三伏酷暑,帶領學生乘公交車到一個個企業面試,經努力7名學生在畢業前順利找到了自己理想的工作。

        “三化”育人機制有助于促進思想政治工作。學生在大學階段正處在人生成長的關鍵時期,如何做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將會影響一代青年的思想觀念、價值取向、精神風貌。我們通過不定期的對校內家長的思想政治工作培訓,讓家長掌握如何通過社會熱點問題的分析正確引導學生樹立社會曲折向前的積極上進態度,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貫穿育人全過程。

        天邊不如身邊,道理不如故事。許多思想政治工作通過家庭化途徑更容易為孩子所接受。家長符秀輝針對當前大學生就業難的社會熱點問題,通過客觀分析當前大學生就業難的原因,幫助孩子們采取理性的態度對待這一問題,轉變傳統的就業觀念,鼓勵學生不再僅僅停留于找工作,而是勇敢地創造工作,以創業帶動就業。符老師結合機器人課題,利用機器人平臺及參加機器人競賽等活動,為學生們營造創業氛圍,培養學生們的創新創業能力,使學生不僅“愿創業”,而且具有創業的能力。利用社會熱點問題結合專業知識引導學生樹立正確的就業觀和人生價值觀,做出正確的人生規劃,從而實現自身的人生價值。

        有的家長通過和學生分析探討社會熱點問題來傳輸正確的價值觀。如孩子們談論涉官、涉富、特權、腐敗等社會熱點問題,普遍地給予抨擊,但是說到自己的追求目標時,有相當一部分孩子又把所謂的“官”“富”作為自己的目標,家長結合孩子們樸素的衡量人生價值的標準,從孩子們將來的社會責任出發啟發他們的責任心,在不知不覺中樹立起孩子們客觀對待和理解社會問題的理性態度。

        以上是家庭化培養機制落實情況的幾個例子。通過這幾年“113”應用型人才培養體系改革的推進,廣大師生對新型教與學的理念理解越來越深刻,對解決人才培養供給側和需求側相脫離難題充滿信心。

        版權所有(C)沈陽化工大學  遼ICP備16016855號-2
        地址:沈陽經濟技術開發區11號街 郵編:110142

        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大全